在知道這次的田野調查工作的第一站是之前地服社出隊家訪的地方,口湖時,有點無力,因為當時對於那地方的印象是這地方人都很悲觀,而且都認為他們的農業只能靠轉作賺錢,也不能說賺錢,是因為他們領政府的休耕補助得到的錢比他們耕作、種田還要多,使人在訪談後心情很沉重,有不太敢再到這地方的感覺。

熟悉環境時就注意到他們很少種田,應該都休耕了,我是後來才知道原來休耕的土地都是因為土壤的關係無法種作。且在拜訪村長時得知這地方很多藥劑師,就是吸安的人,就感覺越不繁榮的地方就越糜爛?環境使人沉淪?

在一開始訪問時,最常聽到的就是一直抱怨著他們的田地無法種作,因為海水倒灌使他們土壤鹽分過高,還有這邊養殖業很多,超抽地下水的結果使地層下陷,導致每遇下雨就淹水的窘境,而那些水都要等他們自然蒸發,往往水還沒退又淹水了。另外也聽到有一戶的男子再互相開玩笑,內容是在嘲笑某個男子種什麼都種不起來,但其實背後隱含的因素就是我前面所講的,即使聽到他們互相調侃的笑聲,但心裡總是悶悶的。

接連的訪問,訴說著他們生活的苦,民國七十五年的韋恩颱風開始了他們每下雨必淹水及海水倒灌的命運,再加上當年養殖漁業的超抽地下水,天災加上人為因素造就了這個小聚落逐漸衰退,而且村裡的人也都老了,很多戶人家都搬走了,這個環境惡劣的地方逐漸的使這個地方趨向死寂,且那一塊塊休耕的田地、積水不退的田地,也幾乎斷絕了他們存活的方式,僅存著那些靠著買賣烏魚子的大戶人家,與那些破舊的房子及老人格格不入。

另外,有一家提到為何他們的土地淹水不能耕作為何不能申請”轉作”,而那些仍有生產力的土地卻可以領政府的補助,一開始不懂覺得很不公平,但她們的轉作意思就是休耕,那些可以領補助的地是未來哪天還可以恢復生產的土地,而那些淹水的是不行的,有時候很想跟他們訴說事實,但說的只會讓他們情緒更高亢,抑或是他們聽不懂反而我被糾正,畢竟老年人要糾正他們的觀念是比較難的。顯示農民對知識的接收很缺乏,哪天吃了虧也不知道,就算吃了虧、坑了聲,又有誰聽到,傳得到上級的官員嗎?傳得到他們耳裡、腦裡、心裡嗎?

也有提到說政府的休耕政策其實是讓農民偷懶、怠惰,而真正想耕作的人卻無法耕作,他們抱怨著住一切的不公平,政府的政策究竟是對農民有利還是不利?還是官員有利,農民無力?

在這幾近世界的非洲的地區,他們渴望著設立工廠或工業區,因為這可以增加他們當地的就業機會,人口就不會外流,也不會老化,他們只想過比現在好一點的生活,不致於窮困潦倒,這次我最常聽到他們的訴求。即使環境破壞了點,而非嚴重的破壞都可接受,但聽在我們這些有接觸點知識的人耳中,究竟是環境重要?還是生活重要?對於我們生活沒有太大煩惱的我們而言可能是前者,而對他們來說就是後者了,溫飽都來不及,何況是環境生態,但真的要做到兩者兼具,就該好好思考了。

訪問中,農民提到為何行政人員不實際走訪勘查,不了解這地方的民間疾苦。其中有訪問到一個鄉民代表,他一付為政府講話,和當地居民所對答的內容其實有些差距。我想口湖這地方已經慢慢被遺忘了,人口的嚴重外流,資源的不願流入,在加上幾十年前所提倡的養殖漁業,錯誤的政策和現實人民的掏金夢,件件使這地方有如世界的非洲一樣,雖然台灣一定還有更多地方一樣窮困,但未來這地方再10幾20年後很可能就變成一座空城了,將會被水鳥所占據,因為土地已經被淹沒了。

離開這地方,看到那綿延無盡的田,地平線無限延伸,騎著騎著,突如其來的是海浪,海浪是在陸地上的,一大片農田被海水淹沒了,這是這幾天看過最嚴重的景物,還以為到了海邊,看著那快被滅頂的墳墓,及那只露出一點點頭的電線桿和田埂間的樹木,心裡被嚇到說不出話來,場景令人怵目驚心,該說人中就無法剩天,終究逃不過大自然的反撲嗎?而聰明的台糖利用淹水的土地,種植一些可以適應鹽分較高的林木,台糖就這樣造林領補助了,真是聰明,而大部分的農民就只能閒渡,面對那沒什麼未來的日子,並隨時提防那不斷入侵的海水。





我睏了我不行了

待續..台南 新竹
創作者介紹

擁抱的大草地 Xuan's blog

xuanfree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